当前位置:首页  »  剧情片  »  宋慈之绝命诗案

宋慈之绝命诗案

5.0播放:

  • 主演:贺刚 熊玉婷 舒杨 郑阳 
  • 导演:郭明尔 地区:中国大陆    类型:剧情 
  • 简介:  法医宋慈上任通古县县令,然上任当天便遇到前来盗取绝命诗案卷宗之人,三年前的一场冤案就此浮出水面,召文阁内数名书生又因绝命诗接连惨死,一时间“绝命诗索命”谣言四起,这一切到底隐藏着何种阴谋,真相终将

剧情介绍

简介:

法医宋慈上任通古县县令,然上任当天便遇到前来盗取绝命诗案卷宗之人,三年前的一场冤案就此浮出水面,召文阁内数名书生又因绝命诗接连惨死,一时间“绝命诗索命”谣言四起,这一切到底隐藏着何种阴谋,真相终将浮出水面,只是隐藏在真相背后的冤屈,妻离子散的家庭,又该如何重聚……

@《宋慈之绝命诗案》相关搜索

@《宋慈之绝命诗案》相关问题

宋慈怎么死的
人物简介 宋慈 祖籍河北邢台市南和县,唐相宋璟后人,与理学大师朱熹同居建阳。生于南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年),出身在一个朝廷官吏家庭,父名巩,曾做过广州节度推官。宋慈少年受业于同邑吴稚门下,吴稚是朱熹的弟子,因此,宋慈有机会与当时有名的学者交往。宋慈二十岁进太学。当时主持太学的真德秀是著名的理学家,真德秀发现宋慈的文章出自内心,流露有其感情,因此,对他十分器重。宋慈早年的师友,对于他学业的进步与后来的思想当有相当的影响。 宁宗嘉定十年(1217年),中进士乙科,朝廷派他去浙江鄞县任尉官(掌一县治安),因父丧而未赴任。 宋理宗宝广二年(1226年),宋慈出任江西信丰县主薄(典颁文书,办理事务),从此正式踏上了仕宦生涯。绍定一至三年,在郑性之幕下参与军事;迄招捕使陈韡檄同监军李华平定莲城七十二寨寇,宋慈参赞居多。 宋慈于绍定四年(1232年)陈韡奏其政绩,举为福建长汀知县(一县的行政长官),嘉熙元年(1237年)任邵武军通判(州府长官的行政助理),嘉熙二年(1238年)调南剑州通判,嘉熙三年(1239年)任提点广东刑(主管司法刑狱和监察),嘉熙四年移任江西提点刑狱兼赣州知县。淳祐元年(1241年)知常州军事,淳祐七年任直秘阁提点湖南刑狱并兼大使行府参议官,次年进直宝谟阁奉使四路(宋分天下为各路,等于现在的省份),皆司皋事。淳祐九年(1249年),拔直焕阅知广州、广东经略安抚使(掌管一路之军事行政)。 宋慈一生二十余年的官宦生涯中,先后担任四次高级刑法官,后来进直宝谟阁奉使四路,也是「皆司皋事」,可见宋慈一生从事司法刑狱。长期的专业工作,使他积累了丰富的法医检验经验。宋慈平反冤案无数,他认为「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 (出自《洗冤集录》序),坚持「审之又审」,重视现场堪验,还指出「凡验妇人,不可羞避」,「检妇人,无伤损处须看 [1] 阴门,恐自此入刀于腹内」,如死者是富家女,把女尸抬到光明平稳处,「令众人见,以避嫌疑」。 宋慈卒于南宋理宗淳祐六年(1249年)广州经略安抚使的任所,享年64岁。宋理宗亲自为其书写墓门,凭吊宋慈功绩卓著的一生。后来宋慈的墓地迁至福建建阳市崇雒乡昌茂村西北。 刘克庄在墓志铭中称他:「听讼清明,决事刚果,抚善良甚恩,临豪猾甚威。属部官吏以至穷闾委巷,深山幽谷之民,咸若有一宋提刑之临其前。」。这一期间,宋慈在处理狱讼中,特别重视现场勘验。他对当时传世的尸伤检验著作加以综合、核定和提炼,并结合自己丰富的实践经验,于逝世前两年(公元1247年)撰成并刊刻《洗冤集录》五卷。此书是其一生经验、思想的结晶,不仅是中国,也是世界第一部法医学专著。它比意大利人佛图纳图·菲得利写成于公元1602年的同类著作要早350多年。 [编辑本段]法医学成就 作者把当时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中医药学应用于刑狱检验,并对先秦以来历代官府刑狱检验的实际经验,进行全面总结,使之条理化、系统化、理论化。因而此书一经问世就成为当时和后世刑狱官员的必备之书,几乎被“奉为金科玉律”,其权威性甚至超过封建朝廷颁布的有关法律。750多年来,此书先后被译成朝、日、法、英、荷、德、俄等多种文字。直到目前,许多国家仍在研究它。其影响非常深远,在中、外医药学史、法医学史、科技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其中贯穿着“不听陈言只听天”的求实求真的科学精神,至今仍然熠熠闪光,值得发扬光大。 当时程朱理学盛行。宋理宗(公元1225~1264年在位)时,程朱理学被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成为不可争议的官方统治思想。其代表人物周敦颐、程颢、程颐、朱熹等被分别谥为“元公”、“纯公”、“正公”、“文公”,并从祀孔子庙,荣耀至极。可见此时理学影响之大。 作为朱熹的同乡和后学,宋慈受过理学的系统教育和长期熏陶。少年时受业于同邑人、“考亭(朱熹居住地,亦是其号)高第”吴稚。入太学后,又为当时著名理学家、朱熹再传弟子真德秀所赏识,遂师事之。中进士后又多年为官。按照常情,这样的人一定具有浓厚的理学唯心主义。 然而宋慈在法医学理论上和实践中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唯物主义倾向。在其传世名著中非但没有空洞的理学唯心主义的说教,而且大力提倡求实求真精神。程朱理学认为,“合天地万物而言,只是一个理”,而人心之体又体现了理或天理,“心之全体,湛然虚明,万理具足”,“心包万理,万理具于一心”。这就是说,心中什么理都有,无须外求。如按此行事,根本不要了解外界现实情况,只要苦思冥索就可以了。而宋慈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把朱熹具有唯心主义倾向的“格物穷理”之说,变成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原则,不是向内心“穷理”,而是向实际求真。 当时州县官府往往把人命关天的刑狱之事委之于没有实际经验的新入选的官员或武人,这些人易于受到欺蒙;加之其中有的人怕苦畏脏,又不对案情进行实地检验,或虽到案发地点,但“遥望而弗亲,掩鼻而不屑”,因而难免判断失误,以至黑白颠倒,是非混淆,冤狱丛生。 身为刑狱之官,宋慈对这种现象深恶痛绝,强烈反对。他在听讼理刑过程中,则以民命为重,实事求是。他说:“慈四叨臬寄(执法官),他无寸长,独于狱案,不敢萌一毫慢易心。”这一表白,确是他多年为刑狱之官认真态度的写照。他尤为重视对案情的实际检验,认为:“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盖死生出入之权舆,幽枉曲伸之机括,于是乎决。”意思是说,“大辟”即杀头是最重的刑罚,这种刑罚则是由犯罪事实决定的,而犯罪事实必须经过检验才能认定,所以检验的结果往往是生死攸关的。唯其如此,对待检验决不能敷衍了事,走走过场,而必须认真负责,“务要从实”,一定要查出案件发生的真实情况,“贵在审之无失”。而要做到这一点,宋氏认为当检官员必须“亲临视”。无论案发于何处,也要“躬亲诣尸首地头”,“免致出脱重伤处”。否则,应以失职罪杖处之。即使案发于暑月,尸味难闻,臭不可近,当检官员也“须在专一,不可避臭恶”。 宋氏不泥师教的另一突出表现是对待尸体的态度,特别是能否暴露和检验尸体的隐秘部分。按照理学“视、听、言、动非礼不为”、“内无妄思,外无妄动”的教条,在检验尸体之时,都要把隐秘部分遮盖起来,以免“妄思”、“妄动”之嫌。宋慈出于检验的实际需要,一反当时的伦理观念和具体做法,彻底打破尸体检验的禁区。他告诫当检官员:切不可令人遮蔽隐秘处,所有孔窍,都必须“细验”,看其中是否插入针、刀等致命的异物。并特意指出:“凡验妇人,不可羞避”,应抬到“光明平稳处”。如果死者是富家使女,还要把尸体抬到大路上进行检验,“令众人见,一避嫌疑”。如此检验尸体,在当时的理学家即道学家看来,未免太“邪”了。但这对查清案情,防止相关人员利用这种伦理观念掩盖案件真相,是非常必要的。宋氏毅然服从实际,而将道学之气一扫而光,这是难能可贵的。只是由于宋氏出身于朱门,不便像同时期的陈亮、叶适等思想家那样,公开指名道姓地批判程朱的唯心主义。但他用自己的行为和科学著作提倡求实求真的唯物主义思想,此与陈、叶的批判,具有同样的积极意义。 宋氏的求实求真精神还表现在对尸体的具体检验方面。检验尸体,即给死者诊断死因,技术性很强,在一定程度上难于为活人诊病。不仅要有良好的思想品德,而且必须具备深厚的医药学基础,把握许多科学知识和方法。儒者出身的宋慈,本无医药学及其他相关科学知识。为弥补这一不足,他一方面刻苦研读医药著作,把有关的生理、病理、药理、毒理知识及诊察方法运用于检验死伤的实际;另一方面,认真总结前人的的经验,以防止“狱情之失”和“定验之误”。在多年的检验实践中,力求检验方法的多样性和科学性,在此方面可谓不遗余力。仅从流传至今的《洗冤集录》一书来看,其中所载检验方法之多样、全面,其精确度之高,都是前无古人的。这也是书中科技含量较高的、最精彩的内容。 在《洗冤集录》中,有一些检验方法虽属于经验范畴,但却与现代科学相吻合,令人惊叹。如用明油伞检验尸骨伤痕,就是一例:“验尸并骨伤损处,痕迹未现,用糟(酒糟)、醋泼罨尸首,于露天以新油绢或明油雨伞覆欲见处,迎日隔伞看,痕即现。若阴雨,以热炭隔照。此良法也”。“将红油伞遮尸骨验,若骨上有被打处,即有红色路,微荫;骨断处,其拉续两头各有血晕色;再以有痕骨照日看,红活乃是生前被打分明。骨上若无血荫,纵有损折,乃死后痕。”如此检验尸骨伤损,与现代用紫外线照射一样,都是运用光学原理。只是宋慈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处于尚未自觉的状态,知其然而不知知其所以然。尸骨是不透明的物体,它对阳光是有选择地反射的。当光线通过明油伞或新油绢伞时,其中影响观察的部分光线被吸收了,所以容易看出伤痕。再如书中论述的救缢死法,与当代的人工呼吸法,几乎没有差别。还有用糟、醋、白梅、五倍子等药物拥罨洗盖伤痕,有防止外界感染、消除炎症、固定伤口的作用,也与现代科学原理一致,只是使用的药物不同而已。诸如此类,不胜枚举。作者运用和记载这些方法,目的在于查出真正的死伤原因,无不体现了求实求真的科学精神。 [编辑本段]著名著作《洗冤集录》 《洗冤集录》简介:宋慈在《洗冤集录》的序言中,一开头就提出写作此书的动机与目的:“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盖死生出入之权典,直枉屈伸之机括。于是乎决法中。”又说:“狱情之失,多起于发端之差,定验之误。“宋慈辑撰此书,是为了“洗冤泽物”、“起死回生”。因此,宋慈对于狱案,反复强调要“审之又审,不敢萌一毫慢易之心”。他再三教诫审案人员“不可辟臭恶”,“须是躬亲诣尸首地头”。深入现场调查,“须是多方体访,切不可凭信一二人口说”。检验时“务要从实”,同时尚需了解被害人生前的社会关系,经济状况,要充分掌握真凭实据。在当“经制日坏”的南宋末年,宋慈的这种思想是十分难能可贵的。《洗冤集录》对于法医学有多方面的贡献,现扼要介绍部分内容于下。宋慈对于验尸的方法,曾总结了一整套比较合理的措施。《洗冤集录》对于毒理学也有许多贡献,书中记载了各种毒物中毒症状,指出服毒者“未死前须吐出恶物,或泻下黑血,谷道肿突或大肠穿出”;死后“口眼多开,面紫黯或青色,唇紫黑,手足指甲俱青黯,口眼耳鼻间有血出。”书中附有许多切合实用的解毒方与急救法。 《洗冤集录》还记载用滴血法作为直系亲属亲权的鉴定方法,即是将父母与子女的血液和在一起,视能否融合来鉴定有否亲属关系。或将子女的血液滴在骸骨上,如果是亲生的,则血入骨,非则否。这种方法实际效果并不确实,子女的血型虽受父母的影响,然并不都是相同的。但此法包含有血清检验法的萌芽,这无疑是十分可贵的思想。由于时代与条件的限制,《洗冤集录》中也有一些迷信与错误的内容,我们如能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此书仍不失为一部有价值的杰作。《洗冤集录》自13世纪问世以来,成为历代刑狱官案头必备的参考书,前后沿用了六百多年。后世的著作基本上是以此书为蓝本加以订正、注释和增补,属于这类性质的书籍不下数十种之多。清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国家律例馆曾组织人力修订《洗冤集录》,考证古书达数十种,定本为《律例馆校正洗冤录》,“钦颁”全国。 后来,《洗冤集录》,流传到海外,1779年,法人将此书节译于巴黎的《中国历史艺术科学杂志》。1863年,荷兰人第吉烈氏(DE GRIJS)将此书译成荷兰文于巴达维亚出版。1908年,法人又从荷兰文转译成法文,德人又转译成德文。此外,《洗冤集录》还被译成朝、日、英、俄等国文字,可见此书在世界法医史上也赢得了一定的影响与地位。采纳哦
宋慈是怎么死的?
竹如海听到哭声挨着门窗找到偏房轻声问:"喂里边哭的是谁?"柳青装出欣喜的声音:"竹兄是你吗?我是小桃红……"竹如海惊喜不已:"是我我是竹如海。我来救你了。"他拉门那门锁着于是拔出腰间的刀子将锁撬开随后走进去里面暗黑无光他茫然地叫着:"小桃红你在哪里……"黑暗中的柳青哭泣着朝竹如海扑过来将他紧紧抱住脸埋在他肩上泣声不绝。 黑夜中一男一女相拥而立柳青只是将脸埋在他肩上不起来。竹如海不知所措手抚女子后 背低语劝慰。 忽然从侧门走来一个和尚见状大叫起来:"有外人跑到后殿来了快来人啊!"竹如海心慌意乱赶紧拉着女人往侧门跑门外便是山林。身后喊声四起灯笼晃动。柳青跟在竹如海后面只是不敢抬头又故意落在后面越拖越远。竹如海发觉女人落在后面回头催促着:"快小桃红快跑……"柳青忽然闪躲在一侧树阴后面。竹如海不见其影站住了欲回来找人"小桃红你在哪里?"躲在树丛后的柳青扳起一块大石头从旁边的陡坡滚落而后发出惨叫声:"哎呀--"石头滚落下坡的声音很响。 竹如海急叫:"你怎么啦?小桃红小桃红……"柳青蜷曲着身子躲在树后眼瞧着竹如海发疯一般从陡坡连滚带爬地下去找人她吓得面色惨白直哆嗦。 在场众人感慨不已。 冯御史手指着柳青颤声道:"你这女子心好狠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与小桃红不都是同台演戏的戏子吗?又同在一起住应亲如姐妹同病相怜你却为几十两银子为日后能大红大紫做出这等可恶之事简直……"柳青捂脸泣道:"事后我也后悔极了我想逃得远远的谁知那些人心真黑还派人来杀我……"傅知府不太相信:"宋大人照此推断那脚夫张大力作证也应是受人贿赂有意作假的明泉寺住持觉心必然也是说了谎话?"宋慈说:"确实如此。此案背景幕后有人精心策划操纵行事。"傅知府说:"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那幕后之人这样做为的是什么? 仅仅要把那一对痴男怨女置于死地而后快吗?"一老大人问:"是啊那小桃红不过是个戏子与人无怨无仇又因何置其于死地?弄死她的是谁呢?"宋慈说:"诸位宋慈已将案子查到此处。眼下惟有将杀死小桃红的人查出来才能明了此案的根本原因。宋某从开米行的朱老板处已探得一些线索了。""噢?什么线索?""据朱老板说五月廿一那天他为老母做八十大寿遍请京城所有戏班名角来宅中唱两天戏。他花五十两银子请得锦玉班的头牌女旦小桃红结果这天小桃红人还没进朱家大门就被别人抬走了。" 邹少卿性急地问:"是吗?那人是谁?查明此人或许就可破案了……"宋慈说:"那日之事确实很蹊跷--"朱宅门前十分热闹贺客与杂人进进出出轿子在门前停了一长溜。朱老板在门口笑迎众客。 小桃红坐的小轿停下。她下轿朝朱家宅门走去朱老板笑着上前与之招呼:"哎哟小桃红来啦你可真是漂亮啊……"谁知却从一旁蹿出几个宫里打扮的人十分蛮横地把小桃红拦住。 小桃红不知所措:"你们干什么……"领头之人将手中的黄帖子一晃:"宫里有请让你去唱戏呢。"几个人不由分说把小桃红往门前停着的一顶宫里装饰的轿里推。 朱老板一时愣住了稍后上前与他们论说。那领头之人拿出那张黄帖子示向朱老板朱一见顿然点头哈腰唯唯退下…… 冯御史一脸疑惑:"宋慈你是说有人拿着宫里的帖子把小桃红从朱家宅门前截住推进披了宫里轿衣的小轿中把她抬走了?"宋慈说:"是啊在下去朱宅查问朱老板这样告诉我柳青口供也如此讲述想必不会有误。"傅知府说:"这就奇怪了。朱宅位于清河坊按说去皇宫该朝南街走而非西街啊?"宋慈点头道:"问得不错。宋慈也曾这么想过。可是诸位大人西街似乎也有用宫轿的府门呢。"邹少卿脱口而出:"有西街有驸马府……"话即出便知不妙赶紧收口不语了。 宋慈说:"邹少卿你说西街有驸马府想必此案与驸马府有关?"邹少卿赶紧推却:"不不不我是一时口误西街……曹大人你看这事怎么说?"曹纲支吾着:"这个么……我们还是听宋提刑说吧。宋慈你说呢这宫中之轿为何往西街而去?"宋慈淡然一笑:"确实那宫轿是往西街而去西街也惟有驸马府可用宫中之物。另外还有一件东西可证明驸马爷梅子林与此案有关。"他拿出那块白玉饰物示于众官员。 众官员见此玉饰顿然呆住了。 一老臣轻声说:"这可是地道的皇家之物玉饰上的这种挂带非皇家不能有。"曹纲说:"宋慈此玉从何而来?"宋慈说:"宋慈去见姚千见那人已死衣襟扯开惟其身下失落此物。宋慈便将它捡回。而后曾问慧珏公主确认此玉为驸马爷所有。可我问驸马爷他却面色骤变竟推说从无此物……"冯御史一把拉住宋慈的手:"宋慈!" 宋慈说:"怎么啦冯大人?"冯御史面色惶然:"呃宋慈啊这天气实在闷热后厅门窗关闭通风不佳几位前朝老臣年纪大了恐怕有点受不了这案子就不必再听下去了。你们说是不是?"几个前朝老臣连忙附和:"是是我等身体不适先走一步了。"几个老臣竟夺门而去。傅知府、邹少卿等也借机欲溜"我等有公事在身等不及听完宋大人精彩的探案故事先告辞了。""哎你们……"曹纲想拉住那几人没拉住。

@《宋慈之绝命诗案》相关类型

影片评论

共有0条影评